小雨转阴,10到13度,沿海东北风5~6级,阵风7~8级,内陆东北风3级。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工作动态

“这次活动让定海湾再次走红”

来源:连江县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26日    浏览量:{{ pvCount }}     【字体:  

  “这次活动让定海湾再次走红,让全国水下考古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忆往昔、谋未来,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昨日,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张威重回中国水下考古的“摇篮”——连江定海湾,不无感慨地说。

  30年后重聚定海

  昨日,“2018海丝寻迹·定海行”正式启动,张威、杨林等一批水下考古专家回到定海村,走访了定海古城、琉球墓遗址、白礁沉船遗址、海潮寺石刻等海丝遗迹。

  定海村地处连江定海湾,是个拥有1700多年历史的美丽渔村。开门见海、举步登船,定海人讨海为生,90多岁的渔民依旧能熟练地编织渔网。

  “定海那一口海鲜总让人忘不了。”福州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原队长林果这句话,勾起了在场许多人的回忆。

  他们与定海都有着不解之缘。

  30年前,1988年9月,张威、杨林到定海考察,开始水下考古的筹备工作,也揭开了定海湾古沉船考古发掘的序幕。

  1990年,中澳两国学者联合对定海湾白礁1号沉船遗址进行发掘。定海湾也成为我国最早的两期水下考古人员培训地。

  30年后,国家博物馆考古部原主任杨林回忆道:“定海湾水浅、离岸近、水流平缓,非常适合水下考古培训。正因为这样,定海湾培育了我国最早的水下考古队伍,他们已成为水下考古及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或骨干。”

  其中,林果、吴春明、栗建安、李珍以及徐海滨、齐欣等人都是当年的参与者或见证者。

  报纸和照片

  再现“水下世界”

  “定海的变化很大!曾经的海滩已变成一片高楼,但古城的风貌还保存得比较完好。”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珍说。其与林果同是第一期培训学员。

  当年水下考古真实情况如何呢?

  “有一回,我们正在进行水下考古,附近刚好有渔民在作业,学员刘本安连人带网被渔民给捞了起来,幸好没什么事。”时隔28年,李珍依旧记得当年的工作情景。

  “水下太恐怖,耳朵会被压得钻心般疼,身下黑黝黝的,只能听见自己长长的喘息声。我们约好,一旦不适,就用手势‘喊’救命,这是我来到队员们中间学得最早、成绩最好的科目。”这是定海考古最早的现场报道内容,它出自人民日报记者齐欣的《中国水下考古研究采访录》。

  “从未对一个采访地点有如此深厚的感情。”齐欣是当年的见证者,他觉得定海水下考古有两个不容易:一是当年都是盘山公路,没有现在便捷的交通,晕车又晕船,能到定海已不容易;二是下水是一件危险的事,每次出水都有种“医生走出手术间”的感觉。

  因此,他与学员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此次故地重游,他特意找到了当年的报道,打印在纸上,用画筒装好,带到定海。他还摸到了当年住的地方——连江定海民兵哨所,合影留念。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仿佛完成了一次与过去的“同框”。

  当天下午,在连江县博物馆的沉船文物展上,1990年定海湾水下考古的珍贵照片向公众展出。杨林和林果发现了当年的自己,格外激动。在那些照片面前,他们也完成了

  一次“同框”。

  定海湾将助推福州海丝申遗

  那些珍贵的照片,有不少是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徐海滨拍的。

  “定海湾是我第一次进行水下摄影的地方。”徐海滨说,他培训3个星期就下水了,水深有12米,他在水底最长待了40分钟。

  “定海湾的风景很美,尤其是日出,让人怀念。”一路上,他都拿着自拍杆,从定海拍到了福斗寺郑和下西洋祭天遗址,又拍到了连江县博物馆。

  “30年前的定海湾古沉船遗址发掘,是中国水下考古史上的多个第一次,具有里程碑的重要意义,是我们考古工作者难以忘怀的地方。当下的定海湾,对于福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参与联合申遗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张威对定海湾充满了期待。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