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转阴天间多云,11到15度,沿海东北风6~7级,阵风8~9级,内陆东北...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工作动态

主动钻研荣誉加身 护堤人陈能华也是个“精算师”

来源: 福州日报记者 蒋雅琛 文/摄     发布时间: 2019年03月06日    浏览量:{{ pvCount }}     【字体:  

  

陈能华(左)在敖江边查看施工采出的沙样。


  “小雷,把今天的沙样给我们看看。”站在位于连江县长其楼村的104国道改线工地,脚下传来打桩机有节奏的振动,陈能华仔细查看沙样。“通过每天的沙样对比,我们可以得知打桩机达到的岩层情况,从而做出判断。”

  去年,陈能华还担任敖江堤防管理中心主任。眼看着就要退休,今年他依然被委以重任,调任县防汛办,负责敖江沿线工程的水文管理,104国道改线工程就是他要负责的其中一个项目。每日清晨六点,当敖江两岸的薄雾还未散去,陈能华摩托车的马达声就在山峦间回响。他要穿越6个村庄,行经10公里,查看敖江的水位变化、工程的进展情况。风里来雨里去,这个习惯已保持20多年。

  脑中存28公里防洪堤模型 

  1992年,陈能华来到水利部门工作。守护敖江20多年,连江母亲河的每个细节他心中都有数。在他的脑海中,一座敖江防洪堤的模型完整清晰:总长28公里,有6座排涝泵站及大小水(旱)闸20座,保护凤城、敖江、江南、东湖、潘渡五个乡镇。

  汛期一来,某一个地点的最高水位会达到多少,陈能华可以马上运用他的“最强大脑”展开计算得出预测值,帮助各级领导作出相应的对策。前年,由于解放大桥重建,敖江北岸防洪堤破堤施工,碰到了“纳沙”和“海棠”双台风,敖江流域上游普降大雨。县各级领导及群众最关心台风是否会对城区造成严重影响,陈能华得测算出解放大桥的最高洪水位能达到多少。他当时根据经验,计算出“纳沙”带来的洪水位会达8.8米左右,“海棠”带来的洪水位会达到9米左右。领导根据这个数据进行加固和预防。实际结果准确无误,避免了一场严重的洪灾。

  陈能华告诉记者,计算这个数值可不简单,必须综合考虑许多的因素,其中包括防洪堤的结构、江面的宽度、沿线溪流的汇入量、天气的情况等。

  日记就是“护堤宝典” 

  2018年11月,江南乡文新部分堤段突然出现严重的裂缝和坍塌。

  运行了50多年,为什么在非汛期出现这种情况?陈能华立即展开研究,从地貌、地形、地质状况等因素入手,并且亲自担任应急抢险现场负责人。目前已经有了初步调查结果,他计划把结论形成书面报告。

  多年与水为伍,陈能华摸透了它的脾气。2007年“圣帕”台风来袭,使敖江防洪堤水位达到9.8米,敖江南岸出现了多次管涌,在大水的渗透压力作用下,堤身土粒被带走,由小到大就发展成管涌。管涌可能造成决堤大患,必须进行处理。他根据管涌的不同,分别采取措施。在部队和各相关部门及抢险队伍的大力支持下战胜了各种管涌,保住了敖江南岸人民的生命财产。

  陈能华将自己的心得体会记录在日记里,成为防洪堤的“护堤宝典”,他还撰写了多篇专业论文,其中有3篇论文在CN刊物上发表。

  主动钻研荣誉加身 

  陈能华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去年在“弘扬劳模精神立足岗位建功立业”专题报告会上,他向听众分享了台湾作家林清玄的散文《百合花开》,这是他刚刚参加工作时读到作品,也是他追梦的起点。“百合花激励着我,我觉得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奋斗后的收获与满足。”

  陈能华告诉记者,有许多人看不起水利工作,但是他有一个信念,只要有河流在,防洪堤是永恒的。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他全身心投入提高专技水平,主动钻研,到省水利干校、福州大学、河海大学等学校学习和培训。

  日积月累,如今的陈能华已经成为全市唯一首席水利高级技师,还荣获全国水利技术能手、福建省先进工作者、福州市劳模、福州市十佳高工、福州市优秀共产党员、福州市新长征突击手、福州市自学成才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记者同志,最好不要写我了。”采访过程中,陈能华不断重复这句话,他希望将展示的机会留给年轻人。

相关链接